当前位置:首页 > 家居建材 >
Snapchat拒绝30亿美元收购幕后:效法孙子
2019-10-29 14:52:22   作者:广西信息港  

[导读]《孙子兵法》第六章《虚实篇》言道,要在敌人露出弱点的地点和时间对其发起攻击。

腾讯科技 瑞雪 1月8日编译

13个月以前,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跟“阅后即焚”照片分享应用Snapchat的创始人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进行了一次接触。

扎克伯格当时向斯皮格尔的个人电子邮箱发出了一封邀请函,内容是邀请后者到门罗帕克见面。23岁的斯皮格尔是最傲气的科技行业“神童”之一,他对扎克伯格这位“先辈”提出的邀请作出的回应是:我很高兴与你见面,但前提是你来见我。

于是,扎克伯格就飞到了斯皮格尔的家乡洛杉矶,安排了一幢私人公寓来进行两人之间的秘密会面。当斯皮格尔与Snapchat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现任该公司首席技术官的鲍比·墨菲(Bobby Murphy)一起出现时,扎克伯格已经安排好了一项特别的议程。他试图打击斯皮格尔和墨菲对Snapchat的前景构想,向两人描述了Facebook即将推出的新产品Poke,这是一种类似于Snapchat的“阅后即焚”照片共享移动应用。

扎克伯格当时说道,他将在不久以后将Facebook硅谷园区外面竖立的大型标牌从其标志性的“赞”(Like)符号更改为Poke图标。斯皮格尔回忆道:“这基本上就是在说:‘我们将把你们碾成粉末。’”

会面结束后,斯皮格尔和墨菲马上返回了办公室,为Snapchat的6名员工每人订购了一本书:《孙子兵法》。

青少年用户涌向Snapchat

对于拥有强大“破坏力”的Facebook来说,Snapchat代表着现有的最大威胁。在今天,青少年互联网用户总算学到了一个经验教训,那就是当你在社交媒体网站上发布内容时,无论内容是好是坏,只要你发布过了,那么就会永久性地留在网上。正因如此,具有“阅后即焚”功能的Snapchat正在吸引青少年用户大量涌入。

根据《福布斯》杂志的估算,目前Snapchat的用户总数已经达到了5000万人,其平均年龄为18岁。与此同时,Facebook则已经承认,其青少年用户人数已经有所减少,用户平均年龄更接近于40岁。

扎克伯格已经认陕西治癫痫医院哪家最强识到了这一点,而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他要对斯皮格尔和墨菲采取“搅乱战术”。当Facebook在2012年12月21日发布Poke时,扎克伯格向斯皮格尔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称其希望后者能喜欢这个移动应用;而在此以前,斯皮格尔已经注销了他的Facebook账号。收到邮件后,斯皮格尔歇斯底里地给墨菲打电话,要求后者对Poke作出评测;随后墨菲回应道,Poke几乎是全盘复制了Snapchat。

随后的日子里,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在发布一天以后,Poke在iPhone应用商店中的下载量就攀上了头名位置;但在三天后的2012年12月25日,Snapchat则卷土重来,而Poke却跌出了前30名排行榜。斯皮格尔笑道:“那就像是在说:‘圣诞快乐,Snapchat!”

30亿美元天价要约

这种扭转应该也可解释为何扎克伯格会在去年秋天又再次联系斯皮格尔。据熟知内情的消息人士透露,当时扎克伯格开出了30亿美元的价码,想要收购Snapchat,支付方式为全现金。而在那时,Snapchat成立还只有两年时间而已,不但还没能开始创造营收,甚至连未来将如何创造营收的计划都还没有。

扎克伯格提出的这一收购要约本身就已让人觉得荒诞,但更加荒诞的是,斯皮格尔拒绝了这项要约。在过去的这一年时间里,许多公司的许多高管作出了许多的商业决定,但斯皮格尔的这项决定则毫无疑问是其中最令人纠结和关注的。

根据《福布斯》杂志的估测,当时斯皮格尔和墨菲仍各自持有大约25%的Snapchat股票,这意味着如果他们同意扎克伯格的收购要约,那么就都能拿到7.5亿美元的“天降横财”。

一位知名的风险投资家这样说道:“我可以理解为何(Facebook认为)Snapchat具有重大的战略价值。但是,Snapchat真的值30亿美元吗?在我所知的任何宇宙里,应该都不值。”

来自《孙子兵法》的启迪

但对于熟读斯皮格尔和墨菲为Snapchat员工购买的那本薄薄的小册子的人来说,这项商业决定的根源何在却是很明显的。《孙子兵法》第六章《虚实篇》言道,要在敌人显露出弱点的地点和时间对其发起攻击。斯皮格尔和墨菲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这样的机会,因此坚持认为不应该卖掉Snapchat,而是应该以颠覆整个社交媒体行业为目标。尤其是,Snapchat已经在去年12月份筹集到了5000万美元的“战争基金”。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很少人能有机会建立一家这样的企业。”斯皮格尔受到。“我觉得,卖掉这家公司以换取短期利益不是个很有趣的想法。”

对于大多数23岁的年轻人来说,他们通常还跟父母住在一起,而斯皮格尔口中所谓的“短期利益”意味着令其难以想象的7.5亿美元巨款。而对斯皮格尔来说,追求长期利益意味着两个截然相反的结果:要么他将成为下一个伟大的亿万富翁楷模,要么他将变成提醒年轻人莫要狂傲自大的“警世恒言”。

擅长“变脸”的斯皮格尔

6.1英尺(约合1.86米)的瘦高个儿、领尖带纽扣的衬衫、名牌牛仔裤、白色胶底运动鞋,这样的斯皮格尔看起来仍是个稚气未脱的黄毛小子。在Snapchat的威尼斯海滩新总部,他接受了《福布斯》杂志的专访,这是他首次接受一家媒体的深度访谈。

斯皮格尔拥有高超的“变脸”本领:上一刻还是开怀大笑,下一个就变得目光冰冷。他的言谈中充斥着大量“如同”和“管他什么呢”之类的字眼,在政治、音乐及其他方面有着极为固执己见的观点,但却不愿讨论最基本的首席执行官相关话题,例如他理想中的管理团队是怎样的,或是他对Snapchat有着怎样的长期远景规划。

不过,如果你足够耐心的话,那么就能从斯皮格尔那里挖掘出完整的“背后故事”。然后你会发现,斯皮格尔的故事与跟他亦敌亦友的扎克伯格存在着一种神秘的相似性。

跟扎克伯格一样,斯皮格尔也出生在一个相对优越的家庭,父母都是功成名就的律师,而他是家里的长子。同样跟扎克伯格一样的是,他在中学时代也是个呆头呆脑的家伙,但却都在科技领域中找到了自己的“避难所”。上六年级的时候,他就组装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在学校的计算机实验室里开始使用Photoshop,周末则消磨在当地一家高中的艺术馆里。“那时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计算机老师。”斯皮格尔笑称。

所有权争议

在今天,Snapchat的所有权究竟谁属还是个热议话题,但就这家公司的“创世纪”创意而言,各方看起来都持有同样的观点。

Snapchat联合创始人雷吉·布朗(Reggie Brown)已经对斯皮格尔提出起诉,称其才是“阅后即焚”这一概念的创意人。他说道,当他提出这一概念时,斯皮格尔感到非常激动,并再三将这个创意称作是价值“百万美元的想法”。而斯皮格尔也承认他对此感到激动,但并未对“百万美元的想法”这一说法置评。

从目前已经曝光的法庭文件来看,在两人坐下来想要寻找一名开发者时,布朗声称他中意的两名候选人拒绝了他的邀请。到最后两人选中了墨菲,后者那时才刚刚毕业。在公司初创阶段,三人的岗位分工十分明确:墨菲担任首席技术官,布河南权威癫痫医院朗担任首席营销官,而斯皮格尔则担任首席执行官。

营收前景

在2012年4月份,风险投资公司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向Snapchat提供了48.5万美元的种子融资,当时该公司对Snapchat的估值为4.25亿美元。

“那是我感觉最好的时刻。”斯皮格尔说道。“没有什么事情能取代那一刻的感觉。”

自获得种子融资以来,Snapchat已经搬了三次家,现在的员工总数为35人。尽管这一数字仍旧少得可怜,但与公司初创时相比则已有了长足的发展。然而,Snapchat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才能开始创造营收,从而为投资者提供回报。

就目前而言,怀疑论者占据了上风,但Snapchat董事会成员、风险投资公司基准资本(Benchmark Capital)的合伙人米奇·拉斯基(Mitch Lasky)则持有不同看法。“当一个网站的每日活跃用户人数达到5000万人时,就会有人说:‘他们甚至还没能开始创造营收呢。

’”拉斯基说道。“但对于增长如此迅速的公司来说,盼望其也能同样迅速地创造营收并不公平。”在拉斯基看来,Twitter和Facebook也都曾经历过同样的遭遇。

那么,Snapchat是将像MySpace一样枯萎凋谢,还是会像Broadcast.com那样在估值最高时被卖掉,亦或是将会成为社交媒体领域中下一家IPO(首次公开招股)上市的行业巨头呢?这一切的答案或许会在两年以后浮出水面,到那时25岁的斯皮格尔将进入自己的成熟期,而现在人们能做的就只有武汉癫痫有效治疗方法拭目以待。

友情链接